现场会

一项填补空白的重要发现

新疆发现距今4万年前人类文化遗迹

专家云集

8 月 16日,新疆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会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甘肃省考古研究所、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科研机构和院校的 20 余位专家学者,对通天洞遗址的年代、地层文化序列、石器技术、堆积形成过程和古环境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共同认定

这是一项具有填补空白意义的重要发现,遗址保存有旧石器时代、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堆积。特别是首次在新疆发现明确年代的旧石器时代地层堆积,遗址发现的 4 万年前勒瓦娄哇莫斯特技术的石器组合,填补了中国旧石器时代中期一直缺少典型人类文化特征遗存的空白。

遗址介绍

发掘领队于建军介绍,遗址地层堆积丰富,自上而下连续分布三个不同的阶段,第①-②层为全新世堆积,出土有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的陶片、石器、铁器和少量细石叶;第③-⑤层为自然堆积的粗砂和花岗岩角砾,目前没有发现人类活动和遗迹遗物;第⑥-⑨层是旧石器时代文化层,出土有大量石制品和破碎的动物骨骼,并发现有火塘等明确的遗迹现象。碳十四测年表明,遗址最下层的年代在距今 42000年至 45000年。

在全新世地层中发现的陶片主要属于阿凡纳谢沃文化和卡拉苏克文化,还发现有灰坑和石围墙等遗迹及铜器铁器;旧石器地层中以石制品和动物骨骼为主。石制品种类十分丰富,数量为 2600余件。其中莫斯特文化边刮器、勒瓦娄哇石核及石片、盘状石核等构成了主要的石器组合,此外还发现有可能的勒瓦娄哇石叶,总体显示出旧大陆西侧旧石器时代中期向晚期过渡的特征,在国内同时期遗址中较为独特。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大多破碎,有明显的切割、灼烧、敲击等人工痕迹,目前 鉴 定 出 有 鸟类 、 小 型 食 肉类、野兔、羊、驴、犀牛、棕熊等。北京大学教授黄蕴平认为,这些动物种类反映了当时的草原环境下人类以狩猎为主,这批新资料为探讨这一时期人类对动物资源的利用方式和遗址环境变迁提供了依据。

走进草原、拥抱石城南有石林、北有石城

 

这里也是中国最优美情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曲调的原产地,同时,又是哈萨克郡王艾琳的私家牧场,这里也被众多游客和旅行家称之为"大地上的奇石博物馆""世界上的地质奇观"。

更多美景

通天洞遗址发现的意义

王幼平谈到遗址的重要性时说,“这个遗址处于欧亚草原通道特殊的地理位置,又出土了典型的莫斯特文化石器组合,这对进一步探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史前时期人群的迁徙、交流、扩散等问题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吉木乃县发现一万年前人类活动遗迹

2014年8月,新疆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北疆文物认定组前往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工作时,途经阔依塔斯村时发现。

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考古发掘取得突破性进展

今年7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的主动性考古发掘项目正式启动。

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进入二期主动性发掘阶段

2017年7月5日,北京大学考古团队和新疆考古研究所再次来到了吉木乃,主动性考古发掘团队考古发掘工作进入二期主动性发掘阶段。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在会议总结中认为,通天洞遗址的学术意义还在于对学术界一些热点重大问题提供了具有发言权的新材料。遗址的原生地层和保存完好的洞穴沉积环境,使得用现代科技手段从洞穴遗址中提取古 DNA的重要信息具有了可能性;而遗址发现的勒瓦娄哇莫斯特技术石制品,也为解决学术界争论的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是否存在旧石器时代中期人类文化遗存,以及莫斯特技术的传播路线提供了依据。由此可以思考东西方的交流和人类技术发展是否同时和趋同的问题。而文化的关联和趋同性反映的是人类迁徙、技术和文化思想的传播与互动。“通天洞遗址在一个敏感的地带,一个重要的时段发现的遗存,具有民族学和社会学的重要意义。”